马尔果夫想回中国

中国菜谱  点击:   2019-01-20

一:[马尔果夫想回中国]1962年,两位少将带6万多人叛逃苏联,如今想回中国遭拒绝入境


1962年,两位少将带6万多人叛逃苏联,如今想回中国遭拒绝入境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可谓是一穷二白,这个时候是苏联老大哥对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援助,帮助中国度过了很多难关,苏联的援助是有目的的,对中国援助几年后,开始不断的在向中国提出一些要求,刚开始中国还勉强答应一些不过分的要求,但是随后苏联提出越来越多让中国不能接受的要求,在遭到中国拒绝后,苏联毅然中断对中国所有的援助,中苏关系迅速恶化。1962年,苏联企图占领中国的珍宝岛,岛上中国的驻军英勇击退苏军,这让苏联十分不爽,开始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以此向中国示威。两国关系恶化到冰点,苏联除了不断在中苏边境增兵外还对中国边境进行渗透,而新疆由于当时的众多因素,成为“重灾区”。中国最年轻的开国少将马尔果夫(新疆籍)与另一位开国少将祖龙泰耶夫(新疆籍)两人在中苏关系恶化之后被苏联渗透,这两个人利用身份积极配合苏联间谍机构的阴谋,1962年4月,马尔果夫和祖龙泰耶夫开始在新疆进行走访和煽动,鼓动不明真相的少数民族群众和部分军官,一起越境到苏联去享福。马尔果夫4月22日马尔果夫和祖龙泰耶夫带领一共6万七千人的军民向苏联叛逃。在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里,当时本来人口不是很多的新疆走了六万七千人,有很多县城就剩下两三百个人,大批人涌入苏联边境,苏联不仅为他们敞开大门并播放欢迎的广播,夜间还提供灯光照明。这件事很快传到北京,很多将军都纷纷请战出兵,但毛主席却说:“人家把手都伸到我们军队中来了,我看愿意走的不要硬留,我就不相信那边就是天堂,愿意走,我们可以欢送嘛!”配图与文无关1991年,苏联解体,苏联各国经济崩溃,当马尔果夫和祖龙泰耶夫在苏联的价值用完后也一直被边缘化,在苏联一直没有受到任何重用,当初从中国新疆逃到苏联的人们更是纷纷跑到中苏边境要求入境,有的人拉着横幅写着“我是中国人,我要回祖国”的字样,喊着自己是中国人,但他们被中国边境武警战士合法的全部挡在了国门之外。

二:[马尔果夫想回中国]56年前,两位少将带领6万人叛逃苏联,晚年想要回归祖国遭拒绝


新中国成立之初时一穷二白,当时作为老大哥的苏联站了出来主动援助我国,帮助我们进行工业建设,使得我国渡过了许多难关。但苏联的援助也不是无偿的,而是饱含着许多的目的性,最初面对苏联提出的一些要求我们还能接受。但是随后苏联却提出了更多让我国不能接受的请求,在遭到拒绝后,苏联撤走了所有专家,终止了对我国援助,中苏关系迅速恶化。
关系恶化之后,苏联在我国边境陈兵百万,以此向中国示威。除此之外,苏联还可始对我国边境进行渗透,新疆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了当时苏联渗透的主要地区。
1962年三年困难时期渡过之后,中国最年轻的开国少将马尔果夫(新疆籍)与另一位少将祖龙泰耶夫(新疆籍),在苏联的渗透下决定叛逃,在他们的鼓动之下,有6万多居民决定一起逃往苏联“享福”,据说,当时有两个县只剩下了两三百人,其他的全部都跑了。
事情很快传到了北京,毛主席听说此事后却非常淡然的说道:“随他们去吧,孰是孰非,现在讲不清楚,也许过20年,30年大家都会明白的”。
事实正如毛主席所说的那样,1991年苏联解体经济处于崩溃状态,马尔果夫和祖龙泰耶夫也一直没有得到重用。晚年时期的马尔果夫曾经请求回归到祖国,但都我国被拒绝了。而那些曾经逃走的人则纷纷跑到边境,大喊自己是中国人,要求回家,也都被武警战士挡在了国门之外。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解密新疆X档案


特刊
解密新疆X档案185故事汇

明月出天山,天山故事新。
自本期开始,西北博闻第一的“兵团斯诺登”张松老师,将为大家逐一解密扑朔迷离、波诡云谲的“新疆X档案”…

先有伊塔事件,后有185团!
既然标志中苏分歧从意识形态扩大至外交层面的“伊塔事件” 与185团在内的多个边境兵团农场建立有直接联系,那么咱们滴《185故事汇》就以众说纷纭的 “伊塔事件”作为开篇吧…
X档案之‘国际环境’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与“同志加兄弟”的苏联老大哥地理接壤、渊源深厚的新疆各地更是起用了不少苏联籍干部。

就拿天山以北的伊犁地区为例,这里的不少县长、科长、武装部长、公安局长都是苏侨(苏联国籍),同时还兼任当地苏侨协会的委员。
1955年授衔的1038位开国将军里年龄最小的伊犁军分区司令员马尔果夫,以及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祖农?太也夫少将等一大批解放军现役军官也拥有苏联国籍。

中苏印三国志
50年代末,中苏分歧日渐凸显。
1959年9月,苏联塔斯社在中印边境爆发第一次武装冲突后发表声明公开支持印方;
1960年7月,苏联单方面撕毁协议,撤回全部在华专家1390名;
1960年8月,苏联在新疆博孜艾格尔山口附近地区挑起中苏第一次边境冲突,造成流血事件;
1962年4月,二战后规模最大的国际间公民越境事件“伊塔事件”爆发;1962年6月,西藏、新疆两大军区联手的对印自卫反击战打响;
1962年12月,尼赫鲁公开谴责中国为什么不挥师收回香港、澳门,为什么要与热爱和平的印度兵戎相见…
X档案之‘事件回顾’

1962年4月,乌鲁木齐。
天蒙蒙亮,一辆草绿色苏制嘎斯46军用吉普加大油门驶出了军区大院。
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祖农?太也夫靠在汽车椅背上半闭双眼,一言不发,早晨轻柔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两肩的金色将星被映得闪闪发亮。
通往伊犁的公路旁,祖农?太也夫朝同样穿着少将制服的伊犁军分区司令员马尔果夫走了过去,两人先是握手,接着便紧紧拥抱在一起…

苏修蓄意煽动
两辆嘎斯46一前一后朝裕民县驶去,沿途眺望,草原上的雪还未融化,三三两两的牧人正驱赶着牛羊。
汽车驶进一个村子,“边防军首长来了!”牧民从家里跑出来,有人弹起六弦琴,有人拉响了“巴扬”。随后,俄罗斯族的马尔果夫和维吾尔族的祖农?太也夫同这里的牧民一道载歌载舞…
舞会结束,祖农?太也夫和马尔果夫却没有离去的意思,他俩从汽车里拿出了白酒和羊肉,牧人们又一次欢呼起来,酒在当时可是难得的好东西。牧民们从家里拿来了仅有的烤饼和奶酪,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喝酒,边拉起了家常。
席间,马尔果夫站起来向人群扫了一眼,缓缓说道:“大家想吃饱饭吗?我这里倒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司令员同志,您倒是说呀!”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说什么的都有。
“只有一条路,上苏联去!”听到马尔果夫的回答,人群一下子炸了锅,有人说:“上苏联,那不是叛国吗?”
“怕什么,中国是社会主义,人家苏联不也是社会主义,人家还是老大哥吗!”“别的倒不怕,就怕赫鲁晓夫同志不要咱。”
看到马尔果夫狂热到闪闪发亮的眼神,祖农太也夫突然站起身来,像列宁一样狠狠挥了挥手臂,大声喊道:“愿意到苏联去的,赶快到苏侨协会去领侨民证,有了苏侨证就是苏联公民,上苏联去就是合法的啦…”

难辨真假苏侨

1962年4月22日,伊塔事件在几乎在没有任何先兆、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突然爆发了!
4月22日凌晨,霍尔果斯口岸。数十名拎着行李、拖儿带女的边民要求乘坐国际公共汽车到苏联去,一名边防检查站的值班人员说:·今天没有去苏联的公共汽车。”
他的话音未落,立刻招来一片叫骂,值班人员和边防战士无论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这时,要求过境的人已经达到数百人,可是公路上仍有人流源源不断地涌来,这些人的手里拿着清一色的苏侨证,嘴里喊着:“我们要回老家去!”
“我们要去苏联!”
“你们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证件?”当边防检查人员正在查询证件时,又有数干人赶到了霍尔果斯,口号声、叫骂声、争吵声响成一片…
霍尔果斯山口的人群越聚越多,不少人开始围攻守桥的边防战士,一帮人拉倒了旗杆,扯碎了五星红旗,冲上了霍尔果斯桥头。这时,苏联境内从阿拉木图方向开来了一长溜汽车,有客车也有卡车。
有人大喊一声:“这是赫鲁晓夫同志来接我们回老家的,想去苏联的冲过桥去。”于是,人群发了疯似地涌向桥头…
“砰·…砰·…”边防战士开始朝天鸣枪,很快枪被夺走了,战士被挤倒了,人群从边防战士的身上踏了过去,如同一股浊流汇入了苏联的境内。
。。。

大叔苦口婆心
天渐渐黑了下来,通向苏联各个口岸的公路上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人们赶看牛羊,坐着“二牛抬杠”的大木轮车,朝着同一个方向滚滚而去…
不时有白天过境的人又跑回来,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消息:“那边摆满了奶油面包,牛奶香肠有的是,不要钱,随便吃,随便拿!全是共产主义!”“房子和帐蓬也都搭好了,想住多少,就有多少!”人们开始热烈欢呼起来。
一位名叫哈依尔的哈萨克村干部躺在路中央,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呼喊道:“乡亲们,你们不能走啊,咱们世世代代是中国人,离开羊群的羊儿不会活下去…”但没有人理睬他,人们从他身上迈过去,头也不回地朝前走。
一辆汽车停在他面前,车上的人骂他是挡道的狗,两个年轻人跳下车来把他拖到了车上,汽车开动了,哈依尔挣扎着从车上跳下来,摔倒在路旁…

县长精神崩溃

从阿尔泰、塔城、博尔塔拉到伊犁四个地区,二十几个县,在三千多公里的中苏边境上,几个重要的边境口岸,滚滚的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三天三夜,白天苏联当局用巨大的广播声指示方向,夜间则打开探照灯,一道道光柱射入中国境内几公里远。
据不完全统计,从1962年4月中旬到5月末,伊犁、塔城、阿勒泰地区参加外逃的总人口为74574人,其中非法越境者61369人,共带走大小牲畜24万头,大车1500多辆。
据185团人员回忆:伊、塔、阿勒泰地区有好几个县当时跑得只剩百十号人!哈巴河县城里的政府大院里只余下草木皆兵、不敢睡觉的光杆县长,那个县长老兄见到农十师的三个武装连队后放声大哭,要他们无论如何留下一个连驻守县城,并要求架一挺重机枪在政府门口…

一场黄粱大梦
年光似鸟翩翩过,岁月如棋局局新,一晃眼已是1992年的春天。
1991年12月26日,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宣布1992年1月2日全面放开物价,于是各共和国竞相提价,很多人一夜之间发现自己几乎一贫如洗,一个漫长而饥饿的冬天来了,于是30年前逃亡到苏联去的人们想起了自己的祖国——人们从莫斯科、从彼得堡、从阿拉木图乘飞机、乘火车、乘汽车赶往伊犁和塔城。

最起码的尊严

巴克图边防站,五星红旗在高高飘扬,庄严的国徽下面,边防战士持枪肃立。当这些人看到口岸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望着中国亲戚餐桌上丰盛的食品,真犹如大梦初醒。
这些人当中的很多人都想要留下来,他们逢人便说“我们就是中国人…”但他们的要求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婉拒,因为他们在30年前的那个夜晚丢弃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国籍,他们同时还丢弃了一个中国公民应有的忠诚、血性、担当、坚守与最起码的尊严。

如同“30年河东,3O年河西”这句饱含辩证法的中国古语所说:曾流泪阻拦边民外逃的哈萨克村干部哈依尔现在子孙满堂,日子过得也是红红火火。如今,就连老哈伊尔当年劝告亲友的那句哈萨克谚语也得到了再一次的历史检验——离开羊群的羊儿不会活下去,离开祖国的人儿不会有将来……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中苏印三国志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苏修蓄意煽动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难辨真假苏侨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大叔苦口婆心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县长精神崩溃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一场黄粱大梦

三:[马尔果夫想回中国]最起码的尊严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原始股
下一篇:刘复基
Copyright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