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永瑞

热门资讯  点击:   2019-03-19

邢永瑞篇1:这些年,我所认识的邢永瑞


二马荐赏 | 这些年,我所认识的邢永瑞
2016-07-08 07:11 来源:二马看天下  我有话说
  邢永瑞本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今天的来稿作者是邢永瑞大学同级同院同学兼前分局同事、朋友,我们再来听听他的说法,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看更真实的邢永瑞。
  
  2016年5月,北京,昌平,一场足疗店门口的抓捕,让一个叫雷洋的名字彻底引爆了网络;到了6月,事件的另一方——一个叫邢永瑞的警察因为被立案和批准逮捕也因此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网络上对这个事件和这两个人的评论已经太多太多了,我并不想再对事件多说什么,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就留给法院去向大家说明吧。
  在这里,我只想以一个同学、朋友、前同事的身份,和大家说一说这些年我所认识的邢永瑞。
  首先声明,我确实是邢永瑞的同学也确实曾干过警察,但这篇文字并不是为了对事件进行评论或者给警察洗白,只是想在众多妖魔化的言论中间,给大家展现一下一个更真实的人。
  好吧,下面开始。
2004年,与永瑞在球场上初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2004年左右吧,那时候课程少了不是很忙,有时候我会和班里同学去操场看我们这一级院足球队的兄弟们踢球,应该就是那时候认识的永瑞。
  那时候他还是个黑瘦的少年,个子不高倒是挺能跑,因为我宿舍的一个同学是他甘肃老乡,所以就关注了他一下。那时候年轻人火气也大,踢球动作大了有个争吵推搡也都正常反正过后了也都没事,可是看了几次之后我就发现,脾气暴躁容易起冲突的总是我那几位东北老乡, 倒是这个西北的孩子脾气好得很,在场上受了侵犯也不生气还挺客气。
  就这样,算是和永瑞认识了,知道了彼此都是一个院的同学,偶尔遇见会打招呼。
2005年,在警局相遇成同事
  2005年夏天,大学毕业,大家就像决口的池塘中没头没脑的小蝌蚪一样一头扎进了找工作的大军。
  几经波折,我被昌平公安分局录取了,报道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政法的同学,其中就有永瑞,那时很高兴,毕竟大家都是同学,有亲近感,在陌生的新环境中大家相互打气鼓励支持。
  后来又一起参加新警培训,一起度过了那几个月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还很开心。那时候我弄了个差不多光头的发型以为很酷,他还是规规矩矩的男士偏分头发也又黑又密。
  没想到的过了十一年之后的如今,我已经再次留起了长发也染黑了让自己显得年轻,而上了电视的他已经是没多少头发的短发造型了,而且还白发斑斑。
  正所谓“无价韶华,一笑相酬,青钱似苔”,十一年最好最美的青春,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在日渐变白的发梢上溜走了。
2006年,新警培训出任务
  2006年3月,两会期间,还在参加新警培训的我们到市里去支援参加安全保卫工作。
  那时候住的地方离西单很近,一直在郊区待惯了的我和几个同学很有一种终于进城了的激动感,又是上班不久自己刚开始赚工资了(虽然不多,最开始好像一个月不到两千),发工资之后就爱到西单去各种转转买买,但是永瑞从来不去。
  有小伙伴问他:“不是发工资了么,走啊,买东西去啊!”,永瑞回答说:“算了,你们去吧,我家里还有弟弟妹妹上学呢,我可不能乱花钱”。
  那时候我听了心里就对永瑞挺佩服的,这种有钱了先想着回报家里的想法,是我们这些城市长大的独生子女所想不到的,感到有些惭愧,觉得永瑞好厉害。
2008年,奥运安保
  2008年8月,北京成功召开了奥运会,分局去市里支援安保勤务。从新警培训结束之后各自分到不同的派出所,见面就少了,没想到和永瑞在上勤的时候又遇上了。
  我仍然记得有一天超级闷热,我们就站在鸟巢外围保卫,闷热的天气让人很难受,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可是我发现永瑞确显得很激动。我问他:“你这么亢奋干啥?你又不是火炬手”,他说:“不是火炬手也没关系啊,你说咱们当初要是不来北京上学,不干警察,哪能参与到这么重要的事情当中来啊,多好啊!这种时候职业荣誉感就体现出来了啊!”。
  我当时很惊讶,觉得他想的真多,但是也挺对。
2009年,国庆安保
  2009年10月,建国六十周年大庆,那时候机关单位都得按照分局部署支援派出所进行巡逻安保工作,恰好我所在的单位被分到支援东小口地区巡逻。
  有一次我巡逻正好遇上他设卡盘查,就又和永瑞遇上了。那时候的要求是巡逻是地区范围车巡,设卡盘查是在路口站着盘查车辆和可疑人员,巡逻的时间是五个小时,我是在刚开始巡逻的时候遇见他在路口站着工作,等我巡逻回来看见他还在路口忙活。
  十月份的天气,到了晚上气温下降的厉害,可是那时候按要求还没有统一换装,所以凌晨的时候外面已经挺凉的了。
  我问他:“这好几个小时就你一直这么站着忙活了?咋没人替换一会?”,他说:“天凉了,我年轻多干点,让所里老哥回所处理案子去了,也让老哥歇会。哎,你饿不?所里有夜宵”。
2011年,职务晋升考试
  2011年7月,北京公安局领导职务晋升改革后的第一批竞争选拔考试,我们这一批2005年入警的基本上都符合条件都报名了,就又和永瑞以及其他几个一期的同学遇上了。
  我那时候思想不是很积极,主要是因为如果晋升了领导职务副科现职也就比科员在工资上多了300多块钱,但是休息就基本没有了,所以也没有好好准备。
  在考场外遇见永瑞的时候,我看见他还在背题,就取笑他说:“至于吗?不就是个副科嘛,差不多得了”他回答我说:“你这个样子不行啊,得认真,咱们工作干到那份上了,就得干出个样来,对自己和家庭也是个交代”。
  后来结果还好,我们这一期的几个同学都在那一批次的竞聘中顺利在各自的单位晋升到了副科领导职位,永瑞也算开始实现了他所说的“干出个样子”。
2012年,当上父亲
  2012年,永瑞两口子终于迎来了他们爱情的结晶——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小姑娘,孩子出生那段时间永瑞真是高兴啊,逢人就把闺女们的照片给人看,双胞胎啊!多幸福的事情,我们也都见面送上祝福。
  不过我就问他:“你媳妇刚生完孩子几天啊,你就又回所里撒欢加班干上了,俩孩子呢家里人肯定不好带啊,还是多回家陪陪吧”,他说: “我也想啊,但是不行啊,警组的兄弟们还等着我带着干呢,外地还有个逃犯得赶紧去接回来。哎你别打岔,赶紧给我看看这个案子够不够”,一边顺手塞给我一本厚厚的案卷。
  我当时就无语了,说:“好吧好吧,你能干,分局应该给你树典型”。
  那时候因为各自工作单位分工不同,他经常给我打电话就案件进行探讨,而且还不分时段,有好几次半夜两三点给我打电话问案子(我们有纪律要求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单位要求随叫随到)。
  我说:“你不睡觉么?咋我值班的时候,后半夜三点能在单位看见你?我不值班后,半夜三点接电话还是你?你不睡觉么干活干疯了?”,他在电话那头嘿嘿一乐: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赶紧清醒一下给我琢磨琢磨,我干活这么胆小怕出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一想也是,他是个干活特别谨慎的人,程序上的一点错误和疏漏都不能有,实体上更是要求每个环节都严丝合缝才行。
  那时候我和我单位的几位同事都比较爱看他的卷,因为省事,基本上不会有问题,也就没法和他生气了。
  再一想想这家伙还经常倒霉,几乎年年都得被妨害公务一回(这一点只有一线派出所干过的才懂,警察出警挨揍真的是常有的事,而且越是干活多的挨打的几率就越高),不是脸被打破了就是胳膊给抓花了,也挺不容易的,就更不好说他什么只好乖乖给他分析案子了。
  有时候我就说他:“你上学时候踢球我就看出来了,打架这事和你不带有关系的。如果有,那就一定是你挨揍了”,他又是嘿嘿一乐说: “没办法,我穿着警服呢,不能动手啊”。
2014年,出离与坚守
  2014年3月,在经历了近九年的警察生涯之后,我用一纸辞职报告从此脱离体制。
  手续办完之后请工作这几年来相好的同事和一期的同学们聚会吃饭,也叫了永瑞。
  那天他从20多公里以外赶来到昌平来,我说:“你还开车来干啥,给我庆祝你不喝点也不够意思啊!要不你晚上住昌平吧,咱们喝点”,结果永瑞让我非常失望的说: “不行啊,明天还得值班呢,得早点到,不能耽误事”。
  结果那天晚上我怎么劝他也没喝酒。最后散了的时候,我拉着他和几个一期的同学回学校去照相,深夜里的校园寂静无人,玉兰花正盛放,就是在那个晚上,我和永瑞算是有了一张除了集体大合影之外唯一的一张合影。
  两年多之后的今天当他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我又找出那张照片来看,心里一阵阵难受,我难过而自责——如果当初我辞职出来的时候也能劝说他也从体制内出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哎,谁又知道呢?
2015年,同学聚会
  2015年8月,他们十班毕业十年聚会,我和永瑞在昌平又遇上了。
  那天也巧了,我和几个来昌平找我打球的我们四班同学去学校东门外的蜀园吃饭,正好遇到他们班也在蜀园聚会。
  同学相见,推杯换盏是肯定免不了的。
  可是我发现永瑞居然喝的是雪碧,可能是他脾气老实我说他说习惯了(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我问他:“同学十年聚会你怎么不喝点呢?这里有的人可是十年没见了吧,我们班聚会的时候可是都喝了的啊,难道是你值班?”,他说: “对,我就是值班,换不开啊,一会我就得走”。
  果然,饭还没吃到一半,连我这个外班人还没和他们班相识的同学碰完杯,就已经找不见他了。
  给他打电话问他:“你跑哪去了?咋这么快就走了?”。他在电话那边说:“我马上到所了,不多说了还有活呢先这样吧再见”(这时候他应该已经是副所长了吧,辞职后没太关注时间上我不是很确定)。
  这次是我和他到现在的最后一次见面,而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是在电视和媒体上了,而这实在不是我想看见的。
  然后,时间就来到了2016年,剩下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我不必再说。
2016年,警察故事
  只是在得知永瑞被带走的那一天,我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送儿南学把书念,只读诗书莫做官——《警察故事2016》”,配图用的是电影《警察故事2013》中成龙紧皱眉头眼含泪水的那张海报。
  开头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再对这件事评论什么。因为我不想再把邢永瑞这个名字再次推上风口浪尖,不想让他在承受那些被妖魔化的标签和谩骂。
  就像我们四班同学前两天集体呼吁的那样,请回归理性、相信法律。事实和真相自有专业化的检察机关来调查,事件的结果自有法院会作出判决。
  可是在这些调查进行的过程中和法院的判决作出之前,那些之前带着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的眼光看待邢永瑞这个名字的人们啊!那些抱着怀疑一切态度的人们啊!恳请你们擦亮自己的眼睛和心吧!
  请理性对待这样的一个人,他不是妖怪、不是魔鬼,他是个活生生的人,有很多你们不知道不了解的故事,不要因为一件还没有定论的事情就如此轻易的否定一个人。
  我不想引用什么法律谚语来阐述什么道理,我只想说就是因为我们还相信法律、就是因为这社会需要靠法律进行调整和维护,所以邢永瑞也一样需要公正对待; 因为今天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同样可能在某一天以别的方式发生在你身上。
  人生很长,事情总有过去的那一天。我想不管这个事件结果最后怎样,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再和永瑞一起喝酒,那时候他应该能真的拿起酒杯和我一起对饮。
  我希望那时候我们深夜举杯,杯子碰到一起的时候,听到的不会是梦碎的声音,而是依然对生活、对这个世界充满热爱和希望!
  中国政法大学2001级法学院四班
  王嘉晟
  2016年7月7日
  转载来源:俊慧看网谈法(微信号lijunhui0507)
  推荐者:千山独一鸟
  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授权转载。

邢永瑞篇2:雷洋和邢永瑞他们都错在哪,最真实详尽的解读终结篇!


2017-01-01  秋天的海   私有
修改
        
       29岁的雷洋是湖南津市和平村人,农家子弟,学习成绩优异,2005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年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2012年毕业获得了“优秀毕业生”的称号,后任职于国资委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雷洋的妻子吴某和他是高中同学,也毕业于北京的一所大学,本科毕业后就参加工作,雷洋硕士毕业后不久两人便成了婚。两人在北京的郊区昌平区买了房子,2016年4月24日,吴某和雷洋迎来了自己宝贝女儿,他们开始讨论换购一套学区房的想法,至此雷洋考学、工作、恋爱、结婚、生女一路正确的走来,直到5月7日晚9时15分许他遇到了邢永瑞。
       
        邢永瑞出生于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农村,会宁县是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刑的家庭也是异常贫困,从小光着脚去上学,就是这样拼了命的念书。2001年邢永瑞以白银市高考文科状元的成绩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经过了打工上学的4年,2005年考入北京市昌平区这个位于居庸关脚下远郊区公安分局工作,分配至东小口派出所当民警,慢慢的就当了警长,后来再当了副所长。再后来,就和北京的一个女孩儿结婚了,住的是女方家的房子,说白了,倒插门。接着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出生了。至此刑某考学、工作、恋爱、结婚、生女一路正确的走来,直到5月7日晚9时15分许他遇到了雷洋。
       雷洋9点多从家里出门去首都机场接亲属,按照出行路线他应该从下图的1号探头处出发,向西直走去坐8号地铁,但是雷洋开始走错路了!根据周边能搜集到的4处监控探头记录,雷洋当晚从家里出来先是向东随后自南向北,一路步行,于当晚21:04分左右,来到了龙锦三街足疗店。
雷洋从接飞机变成了打飞机,在店里留下了含有雷某精液、足疗店女子张某生物学痕迹的避孕套后,支付人民币200元后,21:14分雷洋走出足疗店,遇到了邢永瑞等民警。
           邢永瑞晚上8点多就又在加班扫黄,最近上面抓的很紧,原因吗竟是源于另一起新闻热点事件,4月3日一名女记者在北京和某酒店房间外,被一发招嫖广告的男子误认为是抢生意的同行,将其拖拽殴打成轻微伤,引爆媒体关注。在对打人男子以介绍卖淫罪追究刑事责任后,北京警方以为皇城脚下竟然如此不安定,于是开展了扫黄行动。于是出身甘肃农村,毫无背景,却能在北京当上副所长的刑永瑞,卖力的开始了加班扫黄的工作。8点半多来到了龙锦三街足疗店开始守候。21:14分邢永瑞等民警追上了走出足疗店的雷洋。 在龙锦三街与霍营西路交叉路口西南角处对雷某进行盘查,并出示警官证表明警察身份。
          雷洋试图逃跑,这是他走错的第二步,当然被抓后雷洋就不能接飞机场的亲属了,很可能会被拘留、开除公职,妻子、岳父母、亲属如何面对呢?雷洋想逃跑能给他的一线生机,却没想到将他引向了死路。他遇到了邢某某等5人,越跑越怀疑他有问题。刑等人遂对其拦截并抱腰摔倒。雷某激烈反抗,邢某某等人对雷某采取揪头发、用手臂围圈颈项部、手摁后颈部、膝盖压制颈面部、脚踩膝盖、腿部及摁压四肢等方式对雷某进行徒手控制,并将雷某带上执法车辆。后在驾车押送雷某返回龙锦苑东五区南门途中,邢某某掌掴雷某面部数下,这是刑走错的第一步,雷反抗你可以抓他控制他,但不该打他耳光。邢某某随后带领孔某等人进入足疗店开展执法活动,并安排周某、孙某某、张某某违规独立看管、驾车押送雷某。这也是刑的小错吧,周某等是协警不能单独执法押送,虽然周某也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本科生,但周只是协警。周在车内辱骂了雷某。
     打耳光、辱骂让雷洋看到了被抓后,一个农村孩子,好不容易奋斗得到的一切都将失去,此时雷洋还想拼命一搏逃出升天,这却是他的错的第三步。9点35分左右,当车行至龙锦苑东五区南门内丁字路口西侧转弯处时,雷某跳车逃跑至小区旁,并大声呼喊假警察抓人、激烈反抗。邢等人赶来再次向雷某出示警官证,表明警察身份,并采取脚踩颈面部、腿压左臂、膝盖压制肩部、摁压四肢等控制雷,此时周围群众报警,派出所的民警也赶来核实了刑等人的身份。9点55分左右刑等人拖拽手铐链将雷某拖上车,此时雷某停止呼喊、不再反抗,身体反应出现明显变化,处于瘫软状态。(雷洋被抓目击者视频https://v.qq.com/x/cover/pevi81lpi14li4l/u0199vitdul.html.)。
      这时刑某犯了他最严重的错误,看到车上窒息不动的雷某,刑等人未及时进行现场急救、紧急呼救和送医抢救。刑可能想到雷是心脏病发作、还是车上路上哪个兄弟手重了?怎么办?会被开除吗?会被判刑吗?一个农村孩子,好不容易奋斗得到的一切都将失去!绝不,要挽回这一切。统一口径,没打耳光、没骂他,没有错,都是严格执法,在接受采访时邢永瑞坚持说,“徒手,我们徒手抓住他的手,按着他,就不让他脱逃,基本上就这样”。!
      10点09分雷洋被送到了医院,剧烈活动和体位变化,造成雷某生前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有些东西说的再透,也叫不醒装睡和智商不足的人。比如雷洋在足疗店的10分钟有疑问吗,和雷政富的13秒比呢!  有些分析不想在这里说透,智者自然能想到。
     终结了!雷洋,  一个农村孩子来到北京打拼,刚刚得到一些,就失去了生命,不知道他梦想的学区房得到了吗?
    刑永瑞, 一个农村孩子来到北京打拼,刚刚得到一些,就在这里失去了,不知道他还可以从新出发吗?

邢永瑞篇2:

邢永瑞篇3:雷洋案派出所长邢永瑞的真相……


  胡子哥导语  
        胡子哥一向坚持一个观点:兼听则明偏听则黯,所以所有的声音都应该倾听。以下全文,来自派出所民警的真实描述,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防失联,加胡子哥个人微信,朋友圈更精彩
Q14233431Q
昨天,水母侦探在某派出所进行采访时,见到了一位民警。
他和雷洋案中的涉案民警邢副所长,共事多年,对邢副所长的故事,非常了解。
采访之余,他给水母侦探递了根烟,聊了聊邢副所长。
以下是水母侦探,转述这位民警说的话。
邢所参加高考那年,是甘肃省的高考文科状元,全省第一。
你要说雷洋是天之骄子,那邢所呢?
现在雷洋出事了,大家都拿他人大硕士的身份说事,怎么就没人来聊聊邢所?
我要是再跟你深聊邢所的背景,兄弟,你都不敢相信。
邢所的老家,是国家级的贫困县,国家级啊兄弟。
邢所的父母都是文盲,一个字都不认识,真的。他们的老家,家里穷到什么份儿上?那真的是大山里头的一栋破木瓦房,电影里那种。
说得毫不夸张,邢所真的是靠父母卖羊种地四处借钱,完了从小光着脚去上学,就是这样拼了命的念书 。
再后来,全村人都看出来,这孩子有出息。
于是全村人一起卖羊,真的,一起卖,供邢所念书,就这样,邢所参加高考那年,是甘肃省全省的高考文科状元啊,当时全村都轰动了。
说实在话,一个全省的高考状元,上个清华北大没有问题吧?
邢所选择的是中国政法大学。
邢所上了大学以后,上大学的学费依然是靠全村人一起卖羊得来的 。邢所大学的情况我不是非常了解,但是邢所和我描述过,在政法大学,他家里穷,虽然学习好,但是真的,非常自卑,平时也不敢追求什么女孩,也没钱和同学出去玩。
整天就是学习,打工。
邢所到东小口派出所以后的情况,我就非常了解了。
刚到所里的时候,邢所是个小民警,你也能想象,一个从贫困山区农村出来的孩子,胆子真的特别小,也特别内向。
我们北京孩子,下了班以后,一起聚一聚,看看球,吃吃饭,是吧,很正常,但是邢所从来不参与。
他不参与是为什么?
不是因为没钱,是因为守规矩。
由于他的家庭,他的出身 ,他不像我们北京孩子,他特别珍惜公安局这份工作。他从来没有觉得我是高考状元,你们就应该捧着我,恰恰相反,他就是觉得自己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现在能留在北京当公务员,还能解决户口问题,那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敢想象。
他不参加我们的业余生活,就是因为他要把全部时间,都投入到工作里。
真的,我毫不夸张,他的生活当中,只有工作。
刚开始的时候,他在北京,也不可能买得起房子,就是住派出所里 。我们下班了都回家了,他只能在派出所宿舍里睡觉。完了也不出去,就是工作。
后来年头长了,他的业务素养和文化水平也都摆在那里,慢慢的就当了警长,后来再当了副所长。
说实在的,我们很多民警,都是警院专科毕业,要是本科的,比如公安大学毕业的,那分到我们这里都是人才啊。
更何况邢所当年是高考文科状元,你说是不是,又是政法大学学法律的,那绝对是人才中的人才啊。
所以说邢所能当副所长,完全是靠自己的素质,你想,一个山里出来的孩子,能有什么关系什么背景吗?
再后来,邢所和北京的一个女孩儿结婚了,住的也是人家的房子,说白了,倒插门。
结婚的时候,真的毫不夸张跟你说,压根没钱办婚礼。
是我们全所全员出动凑钱,你去外头借辆奔驰、我去亲戚家凑量宝马,这么着,勉强凑出来的婚车车队。
哪儿办的婚礼啊?大鸭梨!
你能想象吗,你要是老家是外地的,一聊起来你们家儿子在北京当警察,那在当地就是光宗耀祖了。村里人都得高看你们家一眼。
那你去问问,大鸭梨这样的地方办婚礼,算是什么等级吧,你自己琢磨。
结婚以后,邢所和老婆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哎呦,说起这个我都要哽咽了。5月7号案发以后,没几天,邢所他们就被带走调查了。
俩闺女想爸爸啊,嫂子也想老公,可是有啥办法没有?
雷洋有孩子,邢所没有吗?
邢所靠着全村人的帮助,上了大学当了警察,现在呢,开始回馈村里,拿仅有的那点儿一月5000块的工资,去资助村里的孩子念书了。
一月5000,在北京,多吗?高考状元,多吗?
邢所自己还有两个妹妹,一个靠着邢所寄回去的工资,读完大学工作了,还有一个还在读大学呢现在。
邢所就是这么个情况。
再说说这次雷洋案,另外一个涉案民警,那是个小孩儿,刚25岁,90后,和邢所一样,都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
那小孩家里,比邢所好不到哪儿去,安徽马鞍山出来的,我去过他老家,兄弟,真不跟你吹牛X,他家里连灯都没有,我X,没有灯啊你想想,什么时代了。
我和邢所,认识很多年了,对于他本人以及他的警务理念,我再了解不过了。
他是一个特别谨小慎微的人,政法大学毕业,对法律的理解,对法治的理解,高于很多普通民警。
所以你要聊,说邢所对雷洋实施了什么暴力殴打,我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相信。
这次的雷洋案,我不知道邢所到底有没有在办案中违法,现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我也不敢说什么,是吧。
但是兄弟,和你这么说吧,这么多年,你要是告诉我哪个民警出事了,我都能接受。
但是邢所,我接受不了,不是因为感情有多深,是我太了解他了。
最近北京有民警的英雄事迹涌现出来,是吧,团结湖的劫持人质,还有西城牛街的精神病人砍民警,他们都是英雄,我也特别佩服,感觉他们给我们北京警察提气了,好样的!
但是邢所呢?邢所是什么人?邢所就算不是英雄,也不能这样了吧?搁谁谁咽得下这口气你说?
我就说王文军的那个案子,还有邢所这次的这个案子,为什么让警察群体有那么多感同身受的话要说?
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我们的战友,我们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们哪个民警没有在日常的办案当中,遭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王文军遇到的那种暴力讨薪的事件,你去问问,我们有哪个民警,但凡警龄在一年以上的,没有遇到过?
你再去问问,我们哪个民警没遇到过邢所遇到的那种情况?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邢所那事儿出了以后,我好几天晚上都没睡着觉。
想不通啊。

相关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肾经经络图
下一篇:芳村鬼屋
Copyright 今日范文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